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黑猫的老鼠

笑玩四方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这个小窝里有我--爱黑猫的老鼠,我的丈夫--鼠老公,胖狗CP和黑猫。 CP是重金买来,可上溯祖宗三代的纯种德国狼狗。黑猫是后院拾回,出身不明的野猫孤儿。他们都是我们的掌上明珠,都在此博客上粉墨登场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一篇永远也不想写的博文  

2013-01-17 09:35:52|  分类: 黑猫胖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永远也不想写的博文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近八个月没更新博客了,每次想写都以大哭一场告终。今天是1231号,2012年的最后一天, 现在离新年还有11个小时, 在这对自己发个誓,一定要在2012年把这篇博文写完。电视上美国财政'悬崖'的倒计时还有近11个小时,我也要在这倒计时归零之前把这篇写完。

胖狗CP走了, 在五月十二号母亲节那天走了。胖狗走后三周,LG很勇敢的开始写了以下的文字, 可是他的勇敢也是有限的,写了下面的这些就再也写不下去了。

胖狗CP在母亲节的那个星期日离开了这个世界。三周了,也知道我们应该尽快在此与喜爱胖狗的博友们报哀,但一直很难过,一提起笔来心里就乱的不得了,一直到今天才能写成。

胖狗CP走得十分突兀,从星期四送进了急诊室到星期日她走的那天前后只有4天。大约在进了急诊室之前的一星期,她的精神食欲突然很明显的衰退。平时一天会好几次来跟我们要饭吃,那几天却连定时给她的饭都不吃,一定要我坐在她身边哄着她吃才有时能吃完。一天,她不但不吃饭,还开始在家里小便失禁。 我们一看就知道不对,马上打电话给从小看她长大的兽医彼得,约好尽早去见他(星期一)。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我们事先又带胖狗去验血,为的是让兽医彼得见到胖狗时有多点数据来做诊断。抽血前量体重时发现胖狗平时近100磅的体重居然掉到了86磅。

出乎意料的,星期二见到兽医彼得时发现验血的结果几乎完全正常,体温也正常,彼得从头到尾检查的一番也没找到毛病。不得已之下彼得建议照个X-光,看看胸部有没有毛病。X-光是当场照就能知道结果的。彼得看了看还是说没觉得有问题,但为了谨慎起见,他把片子送给一个专家诊断。

第二天早(星期三)彼得打电话来,说专家觉得CP的胸部有积水,虽然程度算是轻微,但因为CP不肯吃饭外加小便失禁,为了谨慎起见,彼得建议我们应该给CP做腹腔的超音波。胸部积水一般起因来自于别的地方,要找病源当然是得从腹腔找起。我们当机立断,决定要照超音波就到城里就好的大学的兽医院照。一来可以送进他们的急诊室,超音波马上可以照。再说,他们所有的医疗部门齐全,找到了病源要什么专家都有。在外面一般的私人兽医院不但照个超音波要等好几天,找到了毛病还得再预约适当的专科医生,又得延误好几天。

于是星期四我们带CP进了急诊室。我们在候诊室等了好几个小时后,做了超声波,医生出来报告:还是没找到病源!没找到病源就不能治,不得已,那天晚上我们把CP带回家。说好第二天送进内科住院继续查。

CP从小身体就不算健康,很小时就开始对一般的食物过敏,得吃特别处方的狗食。她的后腿也是多年来也不时会疼痛,使不上力气。这是在德国狼犬身上常见的毛病,小时也让CP照了后腿的X-光,好让老的时候再照有个比较。

 

¨¨¨¨¨¨¨

上面是LG在六个多月前写的, 下面我来接着写。

还在急诊室等超声波时时LG就开始生病,开车从兽医急诊室出来我半开玩笑说是否应直接把LG送进附近的宾大的看人的急诊室。当晚他开始发高烧39度多,到第二天清早送CP去住院时,他烧得迷迷糊糊的, 我自己开车送CP去住院。

CP那晚胃口很好,一口气吃掉了一个从医院特地给她买回的罐头。我心想以后就专门给她买罐头吃好了。

星期五CP住院第一天在内科检查了一天,没有任何结果。我在家照料高烧不退的老公。

星期六早,半夜还高烧不退的LG突然体温正常了。早上住院医打电话来说CP病情恶化,后腿站立困难,还很疼。可能是感染。已用了止痛药, 还没用任何抗生素,因为不知道是什么菌,不能乱用抗菌素。和他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我对他们的”不知具体是什么菌不能乱用药”的理论非常熟悉。我非常严厉的说,CP现在这么重,没时间去等你figure out到底是什么感染。请给她马上用最强的广谱抗菌素。住院医说要请示她的头chief,我说我们现在就看车进去,到时要和chief直接谈。

到了医院和周末主管的chief谈,CP的病情很不点型。血像正常,无论是细菌感染,真菌感染或癌症,各种可能的征象,CP一点都没有。在血像上都没有一点反映。她唯一能建议的是做MRI。因为是周末,我们选择多花$400-500加急立刻把医生叫进来做,而不是等到星期一。

MRI做出来终于找到问题。CP靠近尾椎的几节脊椎长了一大块东西,狠狠地压迫她的神经。至于是什么东西他们也说不准。本院的医生和外面的专家各有看法:一个觉得是感染,一个觉得是癌症,还是没法确诊。下一步只好是手术。chief说她们那正好有一个全美有名的神经外科医生,我们定好星期一早和这位医生面谈,随即给CP做手术。

我再三追问医生是否有更好的方法控制住CP的疼,医生说已经用最强的止痛药了。反复追问下,医生说还有一可能就是送她去ICU,在那可以给她输液止痛。”不是说CP的病情需要进ICU,去那只是为更好控制疼痛。”医生还特意解释。于是CP住进了ICU

告别了CP我们回家上网猛查各种可能的病, 各种治理方法。正像医生所说,她的症状哪个都对不上。

星期天,母亲节。早上起来正想给医院打电话,医院就来电话了。CP病情又加重。后腿已完全失去功能,大小便失禁。我们请医院和那位神经外科医生联系立即安排做手术,一边自己上网找到那位医生的电话留了几个言。

¨¨¨¨¨¨¨

2012年过去了, 我没能完成自己的誓言把这篇在2012年末写完,边写边哭,头晕眼花,只好停了。现在再接着写。 下面是LG在一月12号写的。

医生给我们看了MRI的片子。CP的几节脊椎里面脊髓已被那里长的东西严重挤压,没有一点空隙剩下,所以她那么痛。如果不立刻把脊椎打开减压,神经就会坏了。我们的直觉是马上动手术。医院当时能找到最资深的一位外科医生已经被调进医院准备替CP动手术。

从进了医院开始我们一直是抱着”赶紧找出病原,治好病就能带CP回家”的念头。那么多年不都是这样吗?但是跟医生商量以后才逐渐意识到情况不如我们所料。首先因为那块东西和脊髓长得太近,手术很难不伤到神经,再说CP的脊髓已经被完全挤扁了。就算手术完全成功脊髓一点没被伤着,就算肿瘤完全被割除并没有扩散,神经功能也已几乎不可能恢复。CP的余生在最幸运的情况下也得在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之下度过。再说那块东西还不知能不能治。医生话说得婉转,但我听得出。再三追问医生复原的可能性,最后她勉强说了5%,顿了一下后她又补种,基本上是零。

这个结论就像是过晴天霹雳。一分钟前我们还在替她找治疗的方案,怎么下一分钟就是生死的抉择呢?

我们对CP最大的责任就是爱她,给她过好日子。半身瘫痪,大小便失禁对她这种大狗来说不但不是好日子,而是折磨。在这之上还得加上肿瘤或其它病痛的侵犯呢。动手术吧,我能忍心让她奄奄一息的活着,一天天的受罪吗?不动手术吧,万一她要是能有那少于5%,神经完全恢复又没有肿瘤侵袭的运气呢?医生看到了我们的为难,很理解的说,你们慢慢想,需要多数时间都没问题。我既然来了就不急的回去。

我们到了CP的房间陪她坐在地上,捧着她的头,轻轻的抚摸她的背,一遍又一遍。”宝贝,你痛吗?”我在心里问着她。她拿着一贯温柔信任的眼睛看着我们。(因为听说她还肯吃医院给她的饭,在医生首肯下又拿了些喂她吃。)

我不断的对自己说,她信赖我,相信我为她做最好的选择,我一定不能辜负她。我得为她负责。她依赖我为她做”对”的决定。但,什么是对呢?赌一把,动手术后她几乎100%要受折磨,6个月,一年,两年,直到她死?要是赌一把成败马上就能见晓也就罢了,但赌后要让她熬过那么多苦日子才发现没效,那时候再让她安乐死不是让她白白多受了很多苦吗?但反过来说,不动手术,万一她要能好呢?反反复复,我们始终下不了决心。最后我自问:如果我让她进了手术房,是为了她好呢,还是为了我自己心安?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终于决定让他动手术是自私的,若是爱她,我们得让她好好的走。

我们找来她喜欢的那种罐头,开始她大口的吃,可一罐还没吃完,就没力气了。

医生来了,在她身上插的点滴管里打了药。我抱着她的大头轻轻的抚着,不断的在她的耳朵里跟她说,别怕,别怕,爸妈在这里,一切都会没事的。你一路好走啊。慢慢的,我感觉到她的心跳停止了。我的CP走了。if only love is enough, I would have been able to cure her. But it isn't.

CP走的很突然。星期四送她去急诊室时只是去替她治病,哪知道星期日就是生离死别?但或许我们下意识里都有预料。去年一年我忙妈的事,心里知道我忽略了CP,一直很内疚。妈死后刚把我爸安顿好,我第一件要做的是租一个山里的度假屋带CP去玩耍。地点都挑好了,度假屋后就有瀑布小溪可以让CP尽情的游泳。CP一辈子最爱游泳不过了。那个周末本来就想去,CP就病了。或许在我的下意识中,我知道时间不多了?CP最后的那几天我本来在发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但到了最后两天我突然就醒过来,或许我知道CP需要我,我不能病?

我写:

CP似乎也又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就在她进医院的前一周,她把她一生家里最爱去但又很久没去的几个地方都去了一遍:她小时候最爱趴的黑皮椅子,已经好几年都没有上去坐了。就在她生病的那个星期,她一天突然爬上黑皮椅睡了很久。隔一天,连一向爱躺但因脚不好而已不太去的床她也硬爬上去躺了一会。在要带CP进急诊室那天早上,CP的表现也很不一样。近半年来,CP早上起来不太愿意出门上厕所,每天早上都要哄她去上厕所,出去了也是快快的就回来。可那天出去了,就不肯回来, 趴在门前近一个小时看风景,就象小时侯一样。

CP骨灰回家那天,风和日丽。抱着骨灰从火化场开车出来,我对她说,我们回家了。车子一转弯,LG大声说”我们转弯了。”我一下子笑了出来:”别污辱CP”。原来婆婆过世时LG学到的他们那的习俗,送骨灰去灵塔时车子每转弯都要大喊一声,免得死者的灵魂迷路。可CP是谁呀,是一只聪明的大狼狗呀,怎么会迷路呢?

我把CP的骨灰盒放在她心爱的流苏树下的长椅上和她一起在那坐了很久。后来我把CP的飞碟摆在长椅上。自从那天起我还再没在那长椅上坐过。

LG写:

我们之前说好过,CP的骨灰就埋到她最爱的流苏树下。她最爱趴在那里,在从树荫中撒下的阳光里,在春风中,懒懒的看过往的邻居。我们曾经在那里共同度过无数美好的时光。但是,CP走了八个月了,她的骨灰还是放在书架上,和我们其他几只猫狗的骨灰在一起。我知道流苏树是她的好归宿,是个对的选择,但我实在是舍不得让她走呀。

 

一篇永远也不想写的博文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一篇永远也不想写的博文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一篇永远也不想写的博文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CP走了八个月了,只要一想起CP我就会泪如雨下,偶而会嚎啕大哭,但是间隔越来越长了。我们的生活已经逐渐恢复正常。我们注意到一些生活中的一些变化:

1)我们进城吃晚饭不再急着回家了。以前每次吃完饭都会说CP在家等我们呢,就急急忙忙赶回家。

2)上个月我们出门度假结束时第一次觉得不那么急着想回家。以前度假无论玩的多开心到回家时都是心急火燎。这次虽然和度假的地方美的令人留念难返有关,但不再需要回家把住狗旅馆的CP接回家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这八个月来没写博客,不断有网友担心,来询问。我们也一直想快点写,只是力不从心。让大家等了。

也谢谢大家这么多年对CP的厚爱。

我们还好,黑猫和阳光也都很好,阳光还在努力减肥,一点效果也没有。几个月前,家里又来了只流浪猫,故事多多。以后再讲吧。

  评论这张
 
阅读(982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