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黑猫的老鼠

笑玩四方

 
 
 

日志

 
 
关于我

我们这个小窝里有我--爱黑猫的老鼠,我的丈夫--鼠老公,胖狗CP和黑猫。 CP是重金买来,可上溯祖宗三代的纯种德国狼狗。黑猫是后院拾回,出身不明的野猫孤儿。他们都是我们的掌上明珠,都在此博客上粉墨登场了。

网易考拉推荐

北美潜水客众生相  

2011-02-08 09:35:35|  分类: 笑玩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美潜水客众生相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海底照相时千万别忘了憋气,不然太多气泡会遮住脸!

 

先祝大家春节快乐!

 

自打我们几年前去度假时在去度假村的路上看到一个肩膀上少了一大块肉的人,一问是潜水时被鲨鱼咬了一口,就幻想学潜水后能遇上各式各样有经历的潜水客,听他们讲类似海明威<<老人与海>>,或海洋版的杰克伦敦《荒野的呼唤》,《热爱生命》那样历险,惊奇的故事。结果真正潜水了,遇到的多是些和我们类似的人。我说“类似”指的是社会经济本底背景, 不是种族。我们是东方人,他们都是白人。

 

不够,看他们也还是满有趣的。下面来讲讲他们。

 

(一)

 

第一天乘船出海潜水,同船的潜客是一个爸爸带着两个上大学的儿子,来自加拿大的多伦多市。

 

第一瓶潜的是个叫Palancar Big Horseshoe 的地方。再西班牙语里Palancar有“吸引力”的意思,用来称呼这一带的珊瑚礁再合适不过了。这里的海底景色之美往往让潜水客无法忘怀,一次又一次的旧地重游。

 

虽说下沉时慢了点,可好处是耳朵有时间调整内压,一点没痛。不像去年下沉过快,结果来不及调节耳压,痛。最后造成耳咽耳炎症,中耳进水,没法排出,无法继续潜水。拉着丈夫很轻松的潜到了90几英尺,脚下是一片白沙,觉得一路很顺利,就放开了LG的手。几分钟后回头找LG却发现他正在往上浮,潜水长和他在一起。我们潜水新手控制浮力不好,一会上,一会下是常有的。既然有潜水长和他在一起,把他拉下来就好了。我抬头看了一会儿就赶紧把头放平。像我这样的新手仰头,扭头朝后看久了都会失去平衡,又游几下再抬头看:咦?他们怎么越游越上去?具体上去多远我也看不清。在水里、判断距离不容易,看什么都觉得很近。

 

我快快的在心里算了一下,看不出他们是否现在已出水面,我急急忙忙冲上去只是会添乱,就决定留在下面。

 

同船的父子三人看我落了单,不断的打手势问我是否OK。我们四人虽然没有潜水长,很自然的聚在一起,随流漂着东看西看。我看了看气瓶的气压表2000PSI( 气满时是3000PSI),离到该浮出水面的最低压700PSI还远的很,知道还有很多时间,所以也不太担忧。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到潜水长向我们游来。他拉着我往上游,在15英尺处按规定停留了三分钟后浮出了水面。摘掉嘴里的呼吸器,我问和我一起漂浮在水面的Julio到底我先生怎么了。Julio告诉我你先生没事。正说着,船过来了,船上LG微笑说“我只是慌了,没别的!你再去玩吧”一听是慌了,我就放心了。LG水性不好,他这恐慌我们以前浮潜时就经历过一次。跟我证实LG没事后,Julio说我们再下去吧,就拉着我重新潜入水底。

 

Julio带着我们四人平安无事的潜完,回到了船上。LG说他本来潜的好好的,突然间觉得人居然在无边无际的深海里游泳太不可思议了,越想越离谱,一下子就慌了。事后我们上网查才知道焦虑和恐慌是潜水常见的问题。网上描述当事人想法和感觉跟LG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一起潜水的那位爸爸听LG说当时喘不上气,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最后问LG:“喘不上气难道你不能改用备用呼吸器吗?” LG摇摇手苦笑说:“唉,心理作用嘛,不是可以理喻的!”其实LG喘不上气是心里作用,并不是呼吸器不好用,也没有改用备用呼吸器的必要。大家接着讨论嘴里进水如何可以对着含在嘴里的呼吸器狠狠的吹一下,或是按一下呼吸器上的按钮就可以把水排掉了。

 

那位加拿大的爸爸还问Julio上去了那么久怎么知道到那里找到我们。Julio说他知道水上水下流速的不同,连算带猜就找到了。真是有经验呀!

 

中间休息时那家的大儿子很得意的告诉我,他旷一星期课来和家人度假。听说他是在McGill(加拿大的一所大学) 学环境保护的,就问他谁是环境污染罪人(culprit)。他想了想说是西方发达国家,因为他们从十六世纪工业革命就开始污染环境了。

 

我心里松了口气,至少他们的学校教的还是事实。可还是忍不住开玩笑说:“难到你说不是中国和印度的错?”

 

美国媒体天天叫骂中国现在是最大的污染国,确全然不顾美国均人排炭量是中国的四倍和西方国家已经污染了几百年的事实。每次听到我就想骂人。

 

他说“反正只要美国不动,加拿大就什么也不肯做;只要中国不动,美国就什么也不肯做。我看最后得发达国家把研发好的绿能技术,给发展中国家用。”

 

“可是哪来的钱,也许你们加拿大的经济好些,美国可是欠债累累。。。”

 

我们的环保讨论被爸爸的打断了。潜完第一瓶去岸边休息的路上,儿子问潜水长能否教他怎样用潜水减压表。虽然考的潜证时学过,可已一年多了,他忘了。老爸马上自告奋勇,说我知道怎么用。上了岸,老爸特意回船上拿了潜水减压表要教儿子。我去沙滩上捡贝壳和珊瑚去了很久回来,看他们还坐在那。丈夫悄悄告诉我,老爸也不怎么会,在那东猜西测,儿子从爸爸手里抽出塑料潜水减压表卡片,举得远远的以免被老爸夺回,半开玩笑的逗着他老爸说:“爸,我们为什么不去问Julio呢”。老爸不服输,还在那努力。回到船上,问一个儿子学会怎么用潜水减压表吗?儿子翻翻眼睛说:“他(老爸)还在努力中呢。”

 

呵呵,典型的父子互不服气。

 

问起他们去过那些有意思的地方潜水,爸爸说墨西哥大陆那边和鲨鱼潜水很刺激。潜客围一圈坐在水地看几十只公牛鲨鱼在你头顶耳边擦过,冲到圈中间抢吃的,紧张刺激的不得了。说到鲨鱼Julio就满腹牢骚!他说几天前,墨西哥大陆那边有人弄到了打鲨鱼的许可,一下打了十几条,结果再带人鲨鱼潜水时一条鲨鱼也没来。把潜水店的人气得,狠不得把打鲨鱼的人给杀了。但墨西哥大陆那边不像燕子岛这方圆多少里的海域都是海洋保护区,打鲨鱼的人又有许可,是合法的。气规气,却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我猜鲨鱼一定想人真是一种残酷的动物,说翻脸就翻脸,根本不讲游戏规则。本来好好的,你喂我好吃的,我来吃,跟你们一起玩,也不伤害你们,还帮你们赚很多钱,可突然翻脸就来杀我。

 

第二瓶是去一个叫Cedar Shallow 的地方去潜。这儿水较潜,只有50多英尺,鱼很多。下去不久,就看到远处有一只海龟,离得太远了,还没等我们游近看个仔细,它就游走了。不知潜了多久,突然我嘴里进满了水,咽了一口水,嘴里又进满了水,还是不能吸气。有点慌,不知为什么我的第一反应是仰头朝水面看去。也许是浮潜的习惯,嘴里进水太多,仰头把嘴露出水面吐出水? 这么仰头一看,发现离水面远着呢。想到刚才在船上讨论如何排水,就对着含在嘴里的呼吸器狠狠的吹几下,解决问题了。真是要感谢那场讨论,虽然学潜水时都练过排嘴里的水,可要是没有早些的讨论,当时是否会那么快想起来呢?

 

水里看到巨大的天使鱼,鹦鹉鱼等。看到条大石斑鱼,去追了两下,鱼没追上,却被很急的流冲的差点回不来。幸好记得潜水长的话,逆流游以保持原地不动,等他来拉我们。

 

最后看到一只大海龟,一半身子躲在礁岩下。那海龟好大,有把手臂和起来那么大,我们一下都聚集在它上面。离它那么近,近的伸手就可以摸到。我还从来没和海龟这么近距离过。兴奋的我呀,看着看着,情不自禁伸手就想去摸。被潜水长拦住了。一会LG也伸手去摸,又被潜水长拦住了。知道不应碰海洋生物,自责一下。

 

不久我们的气压到700了。和潜水长打了招呼后和LG先浮上来。本应在15英尺出停留3分钟,可到了15英尺时没留住,不知不觉就出了水面。潜水长事后告诉我们,在15英尺时脚还在不停的踢,自然没法停留。我自己根本都没意识到。

 

(二)

 

出潜回来LG有点咳嗽,第二天我们决定休息一天。在旅店露天的大厅遇到一位中年人,丈夫介绍说他太太是潜水高手,原来他们在电梯里已见过。大家坐在大厅里聊天,才知道他太太是夏天每星期都要潜两次,即使冬天也每月潜两次。他们住在纽约上州,那有冰川补给湖,水很清。他太太主要是在湖里潜。我想冬天还肯在纽约的湖里潜水的人一定是真迷,我想想都冷的发抖。有趣的是哲学教授对潜水一点兴趣都没有,而是喜欢骑摩托车。他们18岁的儿子既不喜欢潜水也不喜欢摩托车,而是个喜欢弹吉他的音乐家。

 

他是从南美国家哥伦比亚来,太太是婴儿时就被被领养到美国的韩裔。

 

看他一副文质彬彬书生的样子真看不出是喜欢骑摩托车的人,他在一所私立大学教哲学。我还从来没遇到过教哲学的,忙问问教学生的事: 教什么,怎么教。真可惜我上大学时哲学只学了点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还没好好学。除了知道唯物辩证法英文叫Dialectical materialism,再也多说不出什么了。他说他的朋友访问古巴,看他们教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就是老师在上面说,这一段是什么什么意思,学生在底下记。很滑稽。

 

我晕!我上大学时我们好像就是那么学的。

 

想到报纸上常常读到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赶紧和他侃彼得辛格。虽然这位彼得辛格是位很有争议的人物,这位哲学老师还满佩服他的,说他是博学家,哲学领域很多分支涉足颇广,不只是我所知的动物权利运动,生物伦理学。Peter Singer写过一本书分析小布什的伦理学。有时间倒应该找来念念,The President of Good & Evil: The Ethics of George W. Bush

 

哲学老师政治观念上很自由主义,去年曾去帮当地民主党侯选人竞选国会议员。抱怨他那很自由主义的区选了一个极其保守的国会议员: 不相信进化论,反堕胎,反同性恋... 全因为经济不好,失业率高选民迁怒与执政党。 他说能理解佩林现在的吸引力,但相信美国人最终会克服这些不好的倾向。我笑他是乐观主义者,我没他那么有信心。

 

从他太太那得知我住的宾州有个Dutch Spring 可以潜水。我们只想去热带地区潜水,从没想到在家门口可潜的地方。也许夏天一个月去1,2次,练习潜水,也是好事。

 

常常看他一个人吃中饭,有时晚上一个人坐在大厅里一瓶啤酒,一本书有点孤单。

 

(三)

 

休息了一天,LG还是咳个不止,我只好一人去潜水。本来打算雇个私人的潜水长陪我一起潜。打电话去预约时,还没来得及说要雇个人的潜水长,管事的就说可以给我一个培训做潜水长的人做我的潜伴。一想就不用雇个人的潜水长了。

 

培训做潜水长的人是个加拿大来的30几岁的中学教师,潜过很多地方。她人很瘦, 让我想起当年我1米68的个子只有100斤的时候。人瘦,没皮下脂肪,当然就怕冷。我们穿3mm厚的潜水服,她穿5-7mm厚的潜水服还冷(潜水服越后越保暖),每次出水就要赶紧脱掉湿潜水服坐在大太阳底下晒,还索索发抖。想当潜水长要学很多课,还要实习,然后再考试。她在这是做实习的部分。

 

这次带我们出海的是个不同潜水长。看来培训潜水长就是打工的。本来潜水长做的船上准备工作,全都是她做。从给每位潜客准备绑身上的铅块,到准备气瓶,呼吸器,浮力背心里,等等。。。

 

不知为什么潜水长说这次我的铅块不用带绑在腰上,而是放到浮力背心里。只见培训潜水长把一4磅铅块放在背上的小口袋里,剩下两铅块放进浮力背心的兜里,看看那浮力背心上左右两个大兜,我觉着可疑,一旦进水,铅块不会在里面东摇西晃吗,铅块不会浮出来吗? 赶紧抓着潜水长问。果然培训潜水长做错了,浮力背心上有专门的地方塞铅块,看来培训潜水长还真有好多要学的。潜水长说要是铅块跑出来,我就会浮出水面。

 

这次的同船潜客,是住另一度假村的一对年轻人,男女朋友,30岁左右。本应还有另一对度假村来的,结果去码头接他们等了很久,也没来。最后只有我们三个潜客。

 

他们认识我,问我丈夫怎么没来。原来两天前潜水两瓶中间休息时,我们分乘的船停在同一码头。潜水客中少数民族少,我们两个东方人显眼,他们认识我,我没认出他们。跟他们聊天儿,让我羡慕他们年轻有活力。我是每两天潜一次,人家是一天潜两次,天天潜。上午潜两瓶,中午吃点饭,下午再出海潜两瓶。第二天一早就要坐飞机走了,还问下午能否再潜两瓶。只有一天因头晚喝醉了,耽误了第二天潜水。

 

第一瓶是去潜Santa Rosa Wall。去年5月拿到潜水证后,我耳朵进了水,LG自己潜了这地方,他一直为我可惜。听他念叨了7个月Santa Rosa Wall有多惊险,美妙,我终于看到了。听LG讲了七个月, 没下水之前我都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先下沉到50英尺(15米) 深的地方,那是海底悬崖的崖顶。不远处就是峭壁的边缘,看下去深不见底。

 

或许是下去的地方不一样,我潜的那段Santa Rosa Wall有些斜度,不是直上直下,不像LG形容的那么惊险。很快我们就到了90几英尺。

 
北美潜水客众生相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那段Santa Rosa Wall有些斜度,不是直上直下
北美潜水客众生相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北美潜水客众生相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一会潜水长带头游进一隧道。一看隧道,我就想起LG卡到隧道顶,回忆LG博客里说一下可以呼出气下沉,就满怀信心的钻了进去。我想这个隧道一定不是同一个,宽宽大大的没有任何碰顶的危险。隧道也不长,潜水长指指前方。我一看是一只大鱼在不远处一动不动。我撒开两腿猛踢,想上去看个仔细。我这人一看到大鱼就忍不住,没办法。游了几下觉得肩膀被拍了一下,原来隧道有个分岔,潜水长要我们从旁边出去。出水后潜水长说那是条石斑鱼,同船潜客说他们几天前来那条鱼就在那。

 
北美潜水客众生相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老鼠海底钻隧道

 
北美潜水客众生相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在隧道口的石斑鱼

北美潜水客众生相 - 爱黑猫的老鼠 - 爱黑猫的老鼠

这次最深潜到95英尺。可惜这次好像很用力,耗气也特别多,只潜了30分钟就上来了(瓶里的气用完了)。同船的另两人潜了40-50分钟。

 

中间休息时,他们问我怎么对潜水敢兴趣的。我猜他们好奇我这大妈级的人怎么想起要学潜水的。

 

女孩说想中午还专回潜水店那附近吃好吃的饭,男友不同意。一听说好吃的饭,我眼睛亮了,赶紧问是什么。女孩说"Tuna sandwich(金枪鱼三明治)". 我真佩服这美国人,度假回去女孩要去读护士学校,他们的生活不会太富裕。住在吃喝全包的度假村,还想要花钱吃普普通通的金枪鱼三明治,难怪男友不同意。

 

第二瓶去了Yucab Reef 这回我紧跟潜水长。近距离看到一条4英尺长的石斑鱼,静静的停留在岩石旁。可惜我的相机被我不小心扭到了菜单,我平时几乎从不用这个相机,不知怎么弄回来。照不成相,真可惜。

 

又游了一会,突然听潜水长敲气瓶(水里联络的方式)。只见他左手抓住一块礁石,右手一面不断对我招手,一面不断指面前一个岩洞。我那时在潜水长前面一点,赶紧回头向他游去。那的水流可真急,我逆流怎么也游不到那岩洞前。潜水长伸手来拉我,我伸直了手臂去抓他的手,还差不到一英尺的距离,无论我那带着脚蹼的腿怎么踢都没法缩短那点距离。最后还是潜水长抓礁石左手换了位置才一把抓住我,把我拉到岩洞前。我用左手抓住礁石稳住自己,向里面一看,哇!一段好大的鱼身体,上面有大大的鱼鳍,我又仔细望洞里左右看不见头也不见尾。把手放在头上对潜水长做个鲨鱼的手势,他点头证实是鲨鱼。来Cozumel多次,这还是第一次遇到鲨鱼,知道这里只有一种不咬人的鲨鱼: 铰口鲨,俗称“护士鲨”(Nurse Shark),所以只有兴奋没有害怕。倒是离开那大岩洞不久,迎面游来一条大大的梭鱼(Barracuda 也叫海狼)让我大大地紧张了一下。我们平时浮潜,潜水时常常看到梭鱼,虽说是种凶猛的掠食动物,但是一般不会攻击潜水员。可这条梭鱼对我迎面游来,紧贴着从我身下游过去。吓的我一动也不敢不动,我注意到离我不远的男潜客也紧盯那条梭鱼。出水后还问我注意到那条大梭鱼没,我心有余悸的说当时还真怕它发飙咬我一口。

 

我的第二瓶气还没用完,同船的那两个潜客已经开始准备出水了。原来他们天天潜,上午潜了下午潜,几天积累下来已经到了极限,潜水电脑告诉他们必须出水了。

 

潜水长说那鲨鱼有7英尺长。我的潜伴说在那大岩洞上面有一个开口,从某一角度看进去,可以看到鲨鱼的眼睛。难怪我们都走了她还在那逗留了很久,原来是去找鲨鱼的眼睛。

 

虽然7英尺长的大鲨鱼我只看到了中间一部分,我还是非常兴奋。回到住处的路上,在电扶梯上看哲学教授迎面而过,我兴奋的说看到7英尺长大鲨鱼。回房间时电梯里的人问我出去晒太阳了,我说是去潜水,又忍不住加一句看到了大鲨鱼。过后想想,我那时兴奋的那个样子别人看起来一定是傻呼呼, 管不了那么多了。十几年前我们认识一对朋友是潜水迷,每次说起来看到什么鱼都是眉飞色舞,我和LG只是礼貌的应和着,一点不能共鸣。

 

这次潜水,我自己也犯了好几个错误。进水之前忘了先向浮力背心里的加点气,本来这也没什么,进水后再按一下充气的按钮就好了。上面的是放气,侧面是充气,本是很简单的事,可我一急就想不起应该是哪个按钮了,两个按钮乱按。在水里沉沉浮浮了一会,我的潜伴-培训潜水长过来帮了我一把才搞定。

 

第一瓶准备出水时,本应放掉浮力背心里的气,我却加了点。结果在15英尺处没来得急做了停留就浮出了水面。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就再也没有犯这样的错误了。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16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